【乐跑团】也许风景过目即忘,但跑过的路,双脚一定会记得(文末彩蛋)
 
发布时间:2016-01-06 浏览次数:

今年10月,我们官方微信推出了一期《江振春:我是这样的跑男》(戳蓝字阅读原文)一文,在南审热爱跑步的一小撮人里获得了意想不到的反响,文末留下的QQ“约跑群很快集结了200余人;11月,乐跑团成为一个正式的社团组织成立起来。

而那些关于跑步的故事,更早就开始了呢。

201542日,这是陈炳汗决定减肥的第一天。

他外号饼干,一向是个有点自恋的人,即便在体重超过200斤的时候,还会跟同学调侃:我帅不?

对方总是回答:……挺可爱。

 

圆圆的饼干(澄园书院)

有一天,饼干的女朋友偷偷拍了他一张侧影,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侧面看来居然这么丑。洗完澡,他看看镜子里的自己,突然觉得不可忍受。

减肥,一个单纯的初动力

其实,饼干是一个很有故事的男同学

当年高考结束后,因为觉得骑行很酷,他骑着一辆300块的二手山地车,带着一张自己手绘的地图,一个人从泰州骑到了南京;大一暑假,他骑行28天到去拉萨,爬过了10座海拔4000米以上、2座海拔5000米以上的山;大二暑假,他骑行19天去敦煌,穿越大片的戈壁滩和无人区,在一个荒凉小建筑里躲过沙尘暴看那漫天黄沙……

可惜,疯狂骑行并没有让他瘦下来。反而因为运动量太大,每天都好饿,停下来就吃很多。最后成了一块又黑又胖大饼干

他秀自己在布达拉宫的合影,朋友评价:都很美,除了你。
又黑又胖大饼干(右)

瘦下来,也许能变帅一点。看到女朋友发的侧影后,饼干想想自己这么多年就带着这么些肥肉,还有些心酸。他下定决心减肥,并在朋友圈发了个状态:三个月减肥20斤。很快有人回复:哈哈哈有人活在梦里呢。

但是,42日,饼干切切实实开始了每天在润园操场跑步20圈的计划,并且严格控制饮食。三个月,减掉30斤。

一定要坚持下去,因为这是我今年想做的一件事情。”“饼干说,他从来没有不想跑的时候,那个变更帅的小梦想一直激励着他。

大二的冯舒柬对跑步的兴趣也源于减肥,她此前从来没瘦过在我当胖子的时候,每次买衣服都会跟我妈吵一架,太难买了,不想去。

后来也减掉了30多斤,跑步更变成了一种习惯,像吃了迈炫,根本停不下来。有时候事情多得不得了,她反而觉得哎呀好烦啊不如先去跑步吧
现在的冯舒柬(泽园书院),请自行脑补减肥前的画面

她喜欢早起,经常五点半起来刷校园那时候可真安静啊!等她跑完一圈儿,还要等半天,才能等来第一个负责晨跑签到的同学。

以前是自己瞎跑,加入乐跑团我才开始关心配速(马拉松运动中的概念,即每公里所需要的时间)。冯舒柬说,经常跟着社团的男生跑,已经习惯让心率保持在一个并不轻松的状态。

减肥,是一个单纯的、原始的动力,但是一旦坚持下去,运动能给你的回馈,往往比想象中更多。

有时跑着跑着下起小雨,嘶吼着跑完全程,心中燃起一种豪迈”

反正每天做什么时间都会过去啊,当然要做最喜欢、最重要的事。冯舒柬第一次参加马拉松,跑到17公里感觉整个人都要崩溃了,好像所有的路都是上坡,举步维艰、天旋地转,后来发现脚趾头破了三个,血把鞋子都染红了。

每一次42.195公里,都是一场战斗。乐跑团成立的时候,国贸专业的殷锋刚刚毕业成为北京银行南京分行的一枚小桂圆(柜员)
正在参加北京马拉松的校友殷锋

2015年年初,大四的他花了两个多小时,围着润园操场跑了50圈,第一次完成了半程马拉松。那时候他就想,完成一次真正的马拉松,作为送给自己的毕业礼物吧。

3月份,他参加了无锡马拉松,首马结束,泪流满面。

这一年,他跑了七场。

每一次咬牙坚持、每一次撞墙期(小编注:指运动到一定阶段身体会认为已到达自我设定、无法继续负荷的极限)、每一次精疲力竭,都会给我一种强烈的自我存在感;每一次到达终点后的满足感,都让我刻骨铭心。殷锋说,也许跑过的风景过目即望,但是跑过的路,双脚一定记得。

七枚用命换来的纪念牌,分别来自无锡、苏州、扬州、北京、杭州、上海、南京七个城市的比赛

比赛的纪念牌,殷锋形容用命换来如果谁给你送了自己跑了42公里换来的奖牌,那一定是真爱中的真爱。

运动,成为一种根本停不下来的习惯。殷锋每个月保持着150公里左右的运动量;饼干已经跑了3000多圈,对润园操场都有感情了呢。

现在,跑步已经与减肥无关,那是给自己独处的机会。心烦意乱的时候,饼干就在一圈圈的机械运动中一步步厘清自己的想法;有时候,就完全放空,天马行空地想些奇奇怪怪的东西。

因为纯粹的目的而相识,这个团,让庄鼎在经历撞墙期的时候觉得需要跑下去
庄鼎(润园书院,左一)参加南师大的校园马拉松

他是加入乐跑团之后才开始长跑的,属于少有的有点儿天赋型。第一次跑了十公里,没多久又去刷半马,虽然21公里跑得也很艰难,第二天却跟没事儿人似的。

这才一个多月,庄鼎已经打算跑个跨年的线上全马。

他之前喜欢短跑。戏剧性的是,高中时,他每次200400米总是第二——更戏剧性的是,那个一直压着他的第一名刘鹏,和他一起考上了南审,现在也在乐跑团里。

团里神奇的缘分还有很多,比如,冯舒柬在这里认识了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余兴也。余兴也高三的时候开始跑步,压力特别大的时候出去跑十圈,回来神清气爽,写作业飞快。

 

余兴也(沁园书院)在高淳马拉松

余兴也不喜欢那种永远窝在床上看剧永远在跟男朋友打电话的氛围。她隔天跑一次10公里,不跑的那天就在宿舍做一些高强度的健身操;周末跑15公里。

有时候,她觉得自己好像带着一种使命感在跑步,对自己自律的要求更高。有人约着早上六点一起跑步,五点半我一定起床。

现在,我跟热爱骑行一样热爱跑步啦。陈炳汗说,嗯,对,热爱。

有时候跑着跑着,就下起小雨,他不停步,嘶吼着跑完全程,心中反而燃起一种豪迈,这就是我的主场。

期待组建自己的跑团,在赛场摇起‘南京审计大学’的大旗”

很多跑团的同学,从减肥出发,收获了整个生活状态和态度的改变。

社团负责人靳丹霞以前十指不沾阳春水,现在放假在家的时候,她会下厨为一家人做很精致的饭菜,感觉生活很美好。

靳丹霞(研究生院)和她的纪念牌

冯舒柬记得自己中学时,每次上体育课都会哭,因为人家都跑第二圈了她在第一圈吭哧吭哧地挣扎,所有老师都表扬我,只被体育老师骂,那时的心理阴影面积……无法求解。

现在,当年的体育老师经常会在她QQ空间里晒出的运动路线图下点赞。更关键的是,她觉得能够坚持运动的人,似乎更有积极性,更勇敢,更果断。

成员张桢康的愿望就是追着马拉松环游全中国,哪里有比赛就去哪里跑。有人说这很需要钱哎可是花钱去吃喝,不如去跑步喽。

想要环游全中国的张桢康(研究生院)

我想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,只要能够坚持,便会真正感受到跑步带来的改变。殷锋说。

作为社团的指导老师,江振春介绍,成立乐跑团的初衷是,冬天里睡懒觉的同学太多啦,我的希望,是至少能有1000名同学加入乐跑团,彼此带动,把大家从被窝里、从电脑前拉起来。

这一初衷也得到团里成员的认同,他们往往先从身边的人下手饼干带着舍友减掉20多斤;庄鼎硬把他的死宅舍友拖到操场上;冯舒柬天天跟舍友唠叨自己的经验,带着她去跑步,累得气喘吁吁的时候鼓励她都会过去的”……
群里的各种打卡记录

现在,团里的很多人,都在为下一次的无锡马拉松做准备了。每周末,跑团会组织大家一起刷校园;平时,大家会在群里彼此激励、签到打卡(晒运动情况的APP截图)……每到这时候,时常潜水的江振春就会出来冒个泡点个赞。

靳丹霞说,乐跑团今年还有一个重要的策划,就是希望能够促成校友返校日校友马拉松。为了这个目标,有些跑团成员已经潜入校友群内部,看到有校友还会自发组织约跑,感觉应该有戏。

 

苏州校友会为庆祝母校更名相约石湖跑

比如殷锋才毕业没多久,就很怀念润园操场呢。

再未来,乐跑团还想要组织更有趣、更专业的校园马拉松,在各个站点邀请其它社团助兴,让整个场子HIGH起来;还会准备更专业的计时芯片,比手机APP更精准。

马湘娟(润园书院)

参加今年南京马拉松的时候,成员马湘娟从书院带了一面印有南京审计学院的旗子,几个人兴冲冲地在万达附近合影,突然两个路人冲过来说:我们也是南审校友哎!可以和你们一起合个影吗?

马湘娟高兴极了。
南京马拉松集体照

能有南审自己的跑团队伍,有组织地去参加比赛,是很多跑团人的心愿。

殷锋说,当他被起跑前几万人齐唱国歌的场面所震撼;当他在陪跑轮椅跑者的过程中感受无数陌生人的善意;当他见识过每一个城市不一样的风景和人情……尤其是,当看到其它高校的旗帜,他心里都曾有一点小小的遗憾。

直到乐跑团,成为一个美好的开始。

 

江振春说,希望下次参加马拉松的时候,能像其他很多学校一样,摇起南京审计大学的大旗,让更多的校友、更多的社会人看到南审人的体育精神。

PS:所以,减肥以后的饼干有变帅吗?上几张前后对比照,你们随意感受下……#铁一般的事实#

 

 


所以看到这里你们还不想运动起来嘛!还想约跑的小伙伴们,可以通过以下方式加入组织!

QQ464792818(南审乐跑团)

分享到: